第194章 与盛颜无关(1 / 1)

容羡没有出声。

洪哥叹口气,又说:“你再喜欢颜小姐又怎么样?人家有男朋友。而且他们的感情这么好,你总不能去破坏吧?”

容羡还是沉默。

洪哥继续道:“而且这个郯二少,听说背景很牛,别说你,就算是黎望洲那种级别的,他都能用一根手指头,就随便按死。”

说到这里,洪哥有些不忍,但还是要把话说完:“像郯二少这种有权有势的公子哥,我们这种平民百姓真的得罪不起。而且我打个比方,就算颜小姐转头喜欢你了,难道你还敢在郯二少手里抢人不成?”

到时候,只怕死都没人敢给他收尸。

容羡死死抿着嘴角。

他从小就是被家族抛弃的人。长大后,可以自力更生了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归家族。

可是……

如果回归,可以把权和势掌握在手里,那就算他再不喜那种明争暗斗的日子,也愿意赌一把。

洪哥说了半天,也听不到一句回应,顿时有些挫败。

见容羡油盐不进,他干脆闭嘴不言。

回到公寓,容羡洗过澡,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出来。

帅气,挺拔。

女生看到这么帅的容羡,肯定会尖叫的。

洪哥高兴地问:“都收拾妥当了?是不是现在就出发?”

“嗯。”容羡说:“去医院。”

洪哥很郁闷:“去医院做什么?人家郯二少不准你在那里。”

之前容羡在节目上,公开表白盛颜,郯二少没有直接弄死他,估计也是给盛颜面子。

现在再这样纠缠,不合适。

“我不进去,就在医院外面守着。等到郯二少走了,我再进去看盛颜。”

听容羡说得这么卑微,洪哥心里更加堵得发慌。

怎么办?自家艺人严重单相思,还卑微成了泥。

该怎么开解他啊?

洪哥见容羡都这么可怜了,不好再说工作的事,让他去任性几天吧。

可是剧方导演和制片人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,几乎把洪哥的手机打爆了。

洪哥好话说尽,才换来两天的延期。

宋逸辰从盛颜的病房出来后,才发现自己也受伤了。

他先前只顾着紧张盛颜的伤,自己后背那点疼痛,没有第一时间察觉。

等到出来,才发现背后疼痛得厉害,轻轻一动,都撕心裂肺般扯着神经,如同刀子在割磨他的骨头。

疼得全身发凉。

邱秘书一看宋逸辰跌坐在地上,冷汗直冒,连忙去找医生。

一检查,宋少竟然被打骨裂了。

肋骨都被打断两根,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行。

听医生把检查结果说完,宋逸辰对邱秘书说:“我受伤的事,不要告知家人。”

父亲深明大义,倒是没什么。

他就怕那个戏精上身的继母,会来给他惹事。

但宋桦松还是很快得到消息,连夜赶来四方城。

钟秀竹看到宋逸辰侧身躺在病床,动弹不得的样子,立即母爱发作,扑过去握着他的手,怜爱地问:

“怎么回事?怎么伤成这样?是谁敢伤了你?明知道你是桦松的儿子,还敢伤你?他们不是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吗?”

这个继母,平时装得优雅高贵的。现在在宋桦松面前,却哭得形象全无,就像几百只鸭子同时在嘎嘎叫个不停,吵得人心烦。

宋逸辰抿紧嘴唇,勉强回应了句: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“怎么可能不担心?”钟秀竹越哭越来劲,扑到宋桦松怀里,哭着喊着:“桦松,你一定要把那些天杀的歹徒走出来,为我们家阿辰报仇!”

宋桦松似乎还挺吃钟秀竹这一套的,脸上却没有任何不耐烦,拍着她的肩膀说:“你放心,我会动用一切人脉,把人找出来。”

钟秀竹还在哭:“桦松,我今天晚上要留在这里照顾阿辰。他伤得太重了,我不放心让他再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宋桦松很高兴她真的能把逸辰当成亲生儿子来看待,满口答应,转头吩咐一旁的邱秘书:

“你去找人,让他们弄一张舒服点的床过来。太太要留在这里照顾少爷。”

助理马上应声去办。

宋逸辰已经黑沉了一张脸:“爸,小妈,你们不用这么夸张。我只是轻微骨裂,养几天就好。我睡觉的时候,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打扰我。”

更何况是钟秀竹这样聒噪又虚伪的。

他和钟秀竹实在谈不上什么母子情深,她一在他面前表演,他就有种反胃的感觉。

以前身体健康的时候,还能忍忍,但现在他伤得太重……

放过他吧!

钟秀竹见宋逸辰要拒绝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大声叫道:“你是不是因为那个叫盛颜的女生受伤的?她人呢?你伤成这样,她居然也不来看看你?”

“妈,逸辰哥哥就是因为盛颜受伤的。”

盛小允原本是来打听盛颜伤势的,却辗转听说,宋逸辰也受伤了。

尤其是知道,他是为了保护盛颜才重伤时,忌妒得整张脸都扭曲了。

盛颜趁她坐牢时,不但抢走她的三个哥哥,连她刚认回来的逸辰哥哥也要抢走。

她恨死盛颜了!

一定要找机会,再狠狠地修理她一顿才行。

看到盛小允,钟秀竹眼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暗芒,眼底不知道是什么情绪。

但她很快就温和地笑了:“小允,你来啦?”

对于钟秀竹这个人,盛小允也算是大致了解了。

嘴里说着有多喜欢她,对她有多愧疚,但在她坐牢的时候,一天都没有来看过她。

至少庄兰还过来看过她两次,盛南城也时常来。

但新认这些家人,别说来看她,就是让人捎点东西进监狱给她,都没有。

她突然明白,她曾经以为进了宋家,当宋家千金就会风光无限的想法,都是一场泡沫。

想要风光,还得靠自己!

盛小允装作很担忧的样子,看着宋逸辰:“逸辰哥哥,我听说你为了救盛颜受伤,特意过来看看你。你没事吧?”

宋逸辰不喜盛小允,更厌恶她直接把盛颜说出来。

眉眼都有些阴沉:“我好得很!我受伤和盛颜无关。”

宋桦松立即意识到逸辰的反常。

他这个儿子,有修养有风度,待人非常温和。尤其是对待女孩子,向来都保持着绅士风度。

这一次,怎么会用这么恶劣的语气,跟女孩说话?

最新小说: 清穿之妃色 穿成残疾大佬的小娇妻迟清洛秦衍_ 楚辞蓝若沁 爱你如月似海乔唯一陆离 和祖国一起升级文明 开局遭雷劈 被魔王奴役的勇者 开局拜师三星洞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至高神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