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小说小说月榜
真爱墨菲定律
节选:“我讨厌Gay!”这是我对每个朋友说的话,从初中到高中,即便是念了大学也一样,如果有人问我最讨厌什么,我就会回答:"我讨厌Gay。"呃,先停一下,先不要骂我,我不是性别歧视,OK,无论是哪种性别都一样,“只要他不来烦我。”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从出生到现在十八岁都过了大半年了,总有同性恋喜欢来破坏我的生活。艹,说起来,正常打个招呼还不行,身体扭得像海产软体动物,比如贝类、海螺
记忆修改器(系统)
小说记忆修改器(系统)是由绥喜连载中的一本非常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,记忆修改器(系统)情节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。
先生,我们离婚吧[ABO]+番外
寒武纪年VIP2020-07-15完结已推荐数6765收藏量7808捧场数25626文案:视感情如草芥渣攻x温润执著受/ABO宋卿一度以为他们该伉俪情深,白头偕老。但沈屿观却用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,原来他不过就是沈屿观事业的踏脚石。“50%的契合度,你指望我喜欢你什么?”“不过逢场作戏,我以为大家都该心知肚明。”而随著宋家倒台,宋卿这枚踏脚石成了碍脚石,他识趣的递上离婚协议书。八年婚姻,让宋卿从满
不期而爱
Pete是个很帅的家伙,身材高大,皮肤白皙,是众多美女倾慕的对象,但Pete喜欢男的,性格内敛,导致有很多同学喜欢欺负他。当Pete被同学欺负时,总有一个叫Ae的男孩出来帮助他。
[穿书]男主你睡错人了
苏涵锐:一觉醒来换了世界,肯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,钻进被窝重新再睡。程沐阳:邪魅一笑,好啊,那就跟我一起吧苏涵锐:你搞错了吧,男主,女主的被窝在那,你睡错人啦喂。内容标签:异能系统穿书搜索关键字:主角:苏涵锐,程沐阳┃配角:┃其它:一句话简介:受穿进自己睡前看的异能小说里
离婚没门
文案:一醒过来苏景成不仅成了人妻,还成了孩子他妈,他还没适应自己的新身份,他老公就把一纸离婚协议书甩在他面前,原因就是X冷淡。他真想呵呵哒,妈的,老子X冷淡吗?苏景成挽着袖子,老子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热情似火!!!1:内容设定:隐性人:特殊基因,可以生子的男人,数量稀少;2:一对一,双洁;3:甜甜日常,甜而不腻,重点是不腻;4:有又甜又软的二宝;5:由弱变强,走上人生巅峰。标签:人妻甜宠HE
钱小钰简介:
钱小钰是一名出色的小说作者,他的作品包括: 《楚云瑶墨凌渊》、 《少帅,夫人又怀孕了楚云瑶墨凌渊》、 《暴君,夫人又怀孕了》、 《爷,夫人又逃婚了》、 《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》、 《娇妻撩人:墨少,宠我》、 等,本本精品,字字珠玑,钱小钰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情节与文笔俱佳。书趣阁小说强烈建议您到正版网站阅读钱小钰的作品,您的每一次阅读都是对作者钱小钰的认可!如果您在书趣阁小说阅读钱小钰作品时,遇到问题,请及时反馈,我们将第一时间解决,争取为您奉上更新更精彩的作品。
钱小钰作品集:
楚云瑶墨凌渊
小说的主角是楚云瑶墨凌渊,带您一起赏读暴君夫人又怀孕了楚云瑶墨凌渊小说阅读,楚云瑶墨凌渊小说精彩节选:原来如此,难怪堂堂少帅府,至今没有娶到女主人。传说少帅长得龅牙秃顶,满脸横肉,身长不足五尺,又矮又胖,还杀戮成性,克母克妻。
少帅,夫人又怀孕了楚云瑶墨凌渊
★★★本书简介★★★小说的主角是楚云瑶墨凌渊,带您一起赏读暴君夫人又怀孕了楚云瑶墨凌渊小说阅读,楚云瑶墨凌渊小说精彩节选:原来如此,难怪堂堂少帅府,至今没有娶到女主人。传说少帅长得龅牙秃顶,满脸横肉,身长不足五尺,又矮又胖,还杀戮成性,克母克妻。
暴君,夫人又怀孕了
暴君,夫人又怀孕了无弹窗是钱小钰的小说作品,情节紧凑,人物鲜明,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暴君,夫人又怀孕了无弹窗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吧就在笔趣阁.
爷,夫人又逃婚了
(苏爽甜宠文)娶了老婆只能当女儿宠着养,爷心里苦。“爷,夫人又给您纳妾了。”“本少只要夫人一个,哪里弄来的退回到哪里去。”“爷,韩公子对夫人表白了,还要送夫人一枚大钻戒。”“把韩家的珠宝店收购后挂在夫人的名下,再把张家重三百斤的胖丫头送到韩家,就说是本少保的媒。”“爷,夫人女扮男装救了霍家小姐,霍小姐以死相逼一定要嫁给夫人......”“岂有此理,连本少的人也敢觊觎。”二十二世纪的门主千金,重生到
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
秦桑本是将门之女,一觉醒来,却穿越成了即将嫁给豪门傻子的炮灰妻。看着智商不到六岁的丈夫,以及夫家不成器的兄弟姐妹,还有各路对家产虎视眈眈的人马。秦桑美眸一横,本将军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,本将军让你们站着你们就不能跪着,本将军让你们躺着你们就不能趴着。一年后。兄弟姐妹:“秦桑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嫂,没有之一。”夫家长辈:“秦桑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媳妇,没有之一。”死对头们:“桑桑小姐是我这辈子最欣
娇妻撩人:墨少,宠我
“好疼.....要......”“墨太太,你是不是太敏感了,我只是轻轻揉了下,再不活血散瘀,明天会疼的更厉害。”墨无尘满手跌打损伤油,按在女人红肿的脚踝上:“乖,忍着点,要不这些天只能乖乖躺着......”沐南笙小脸一白,揉着酸软的腰:“上药,上药......”他是高高在上的墨家掌权人,冰冷疏离,矜贵禁欲,杀伐果断。一次暗杀,她被迫救了他。从此,只有沐南笙知道,关上房门,他就判若两人,为了报救命之